首页——正文
访天涯海角有感
2019年10月10日 13:05  开心黑三张:

  作者:澳大利亚 《澳大利亚时报》董事长 张野

  中国的历史,大抵是刻出来的。

  天本无涯,先有好事者“程哲”,命人于三亚海边巨石之上,镌刻“天涯”二字。后又有另一好事者“王毅”,于另一石上刻上“海角”二字,至此,“天涯海角”名声渐显。

  近年,天涯海角更成旅游胜地,度假天堂,达官贵人,文人骚客,北方候鸟,四海游人,趋之若鹜。

  浪漫的情侣也纷至沓来,到这里寻求“海枯石烂心不变”之盟。其实,虽然海枯颇难,但石烂却易,这或许也是现在之婚姻大都不靠谱的缘故吧。不过还是看到了岸边搭起的一个结婚现场,还是要祝他们幸福美满。

  而古时,“天涯(崖州)”,确非“浪漫之地”。谓之“天涯”,大约是说其距中原或京城之远,万里关山,艰难险阻,舟车劳顿,风餐露宿,能平安到达,已是万幸。当官者贬谪崖州“天涯”,便是失宠、失势、失意,人生落拓。被贬为崖州司马的唐代宰相李德裕在其《登崖州城作》中写道“独上高楼望帝京,鸟飞犹是半年程。 ”说的就是路途之遥迢。

  另一位同样被贬为崖州司马的唐朝宰相杨炎不免哀叹“一去一万里,千之千不还。崖州何处在,生度鬼门关。”来到此处,竟有九死一生的感觉。

  苏东坡的一生是不断受贬谪的一生,贬到儋州,大概也是贬无可贬。

  现在时过境迁了,现代化的交通工具,无论你是哪一处的天涯,哪一处的海角,来到此处的天涯海角都不过是几次火车,几次航班的距离。

  我感叹中国人赋予自然万物人文精神和生命的的本领。比方那如情侣相互依偎的“日月石”,比方那幻化成美丽少女的“鹿回头”。

  参观了“天涯海角文化苑”,只见满墙诗书,多为达官贵人、文人墨客所做所题,缺失了对当地历史文化社会风情的诠释,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,好在听了当地民歌和乐器演奏,聊以慰藉。

编辑:叶霖嘉